? 第0227章 异常尴尬【3更万字 求保底月票】-极品太子爷 亚博app是不是假的,亚博滚球,www.yabo206.com

极品太子爷

第0227章 异常尴尬【3更万字 求保底月票】

第0227章 异常尴尬【3更万字 求保底月票】2017-11-15 16:9:20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高林二人有钱,其实只是高玉美吧,林菲和她也是聘雇关系,但是高玉美当她是好姐妹,也因为林菲是学企业管理出身的,算是高玉美一个好助手,也就给了她10%的股权。

????林菲的父亲林昌杰必竟是副市长,肯定能帮到她们的忙,即便林菲和父亲的关系很紧张,但她终归是亲生的,老林同志也对她很关照的,他挟在女儿和后妻之间,有时很难做的。

????林家的状况,在圈圈里的各人也都知道,就象那边和王斌他们一起的林胜,就是林菲同父异母的弟弟,同父就是亲姐弟,但是异母又把他们的亲情淡化了,在这里,他们假装不认识对方,各人逍遥自己的,互不干涉,私下里林胜骂林菲是贱货,还怂恿其它公子搞她呢。

????他是恨不得让公子圈里的这一堆人把这个指着自己母亲鼻子骂骚贱货的姐姐给搞死。

????但是很杯具的是他惹不起高玉美,这个有军方背景的姐姐不是谁都能得罪的,就是盛公子也给她留只公面子的,私下里他们会互相利用,甚至拆资借款,而且有权钱的交易内幕。

????不好公子哥们都和高玉美借过钱,所以谁对她都很客气,即便高玉美有猥亵未成年少年的不光彩记录,可这也仅仅是传闻,没有谁真正的见过,林菲倒是知道内幕,可她不会说。

????华英雄的心胸还是比较开阔的”某些人在私生活上作风如何他并不真的放在心上,在大事物方面能端得起放得下就行,至于许多小节不值得斤斤计较,做大事的就不能在乎小节。

????象周小丹崔永丽她们和高林二人相比,更象是闺秀小碧玉,她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对一些阴暗的物事极度排斥,每周五聚集在这里,她们也仅仅是谈谈对人生的理想”幻想一下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们的精神世界似乎有丰富的内容,家里也没战争,活的比较潇洒。

????因为有优越的家势,所以眼界很高,你指望她们和一般人的想法或看法相同是不可能的。

????今夜突然出现的唐生把俱乐部的和谐给打破了,被众公子们眸着的四大玉女”一个华英秀被他气走了”现在周小丹和崔永丽正在和他聊天,他语言幽默,不时会逗的二女咯咯娇笑。

????这就让以李盛为首的几个公子哥很不舒畅,另外他们也对唐生充满着不屑,必须在他们眼中唐生还小,就算和玉女们说说笑笑也就是个逗人乐的小开心果,他不可能把谁领走的。

????唐生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接触一些有用的人,而不是陪他们来逍遥享受的,华英雄过来,低低在他耳畔说了一下高玉美林菲的那个集团,“别小看她们,很有钱的,但似乎找不准投资发展的方向”铁矿运输并不长久,哪一天政府政策一变,或铁矿降价,还运输什么?”

????“话也不能这么说,江陵不是还有煤吗?她们的运输车队很大吗?我好象没听说过。”

????“哦,也不是很大”主要是她们的关系覆盖面广,不管是公路还铁路,一提高林公司都给面子,似乎成了信誉的保证,别人花同样的钱甚至更多,找同样的关系都抢不过她们。”

????他们俩嘀嘀咕咕的,高林二人过来则与周崔坐在一起,假装聊了起来,实际上她们是两路人,表面上有说有笑的,可周崔二人打心眼里看不起高林她们,谁让她们经常猥亵少年呢。

????没聊三五句周崔两人起身走了,临走时还与唐生华英雄打招呼,“你们聊,我们撤了。”

????高玉美跷着二腿就坐在唐生沙发对面,对已经起身的周崔她们道:“你俩可真没劲儿,每次来就坐在这里谈文弄墨的,老威廉拍的那些剧目不错的呀,一会有新戏,不去看看?”

????“高姐,那些人性的丑恶我们懒的看,我更向往人性美好的一面,不陪你们了,再见!”

????周小丹清清冷冷的拉着崔永丽离开了,高玉美朝林菲撇撇嘴,“这就是咱们俱乐部最能装B的俩圣女,似乎有多圣洁多清高似的,有骨气一辈子别劈腿?和小帅哥聊的时候也挺来劲儿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们也会犯贱呗,只是她们在悄悄的犯贱,不象咱们这样!”

????林菲也对周小丹和崔永丽没甚好感,更知道她们心里极鄙夷自己,“她们俩就得老流氓威廉去侃,侃的晕头转向的,哪天指不定给老流氓弄到床上去,老家伙最擅长从心里下手。”

????“尼玛的,你够歹毒的啊”高玉美的口头语就是,尼玛的,这三个字,“话说老流氓要是把她们搞了,这堆公子们还不得疯了啊?准保把老威廉大卸八块丢到荒郊野外去喂狗。”

????“嘁,我支助老流氓跑路就走了”林菲这句话透露出了她对鄙视自己的玉女们的痛恨。

????这时侍应又给他们端来了酒,就让高林二人想起了那杯料酒,不由回头去寻找误被毒害的史义昌,那位仁兄就坐在不远处,陪着李盛白羽笙许铮王斌林胜他们几个聊。

????怎么药效还没发作吗?憋死你,高玉美和林菲心里恶毒的想,白白浪费了一颗药丸。

????她们再转过头时,高玉美才正式朝唐生发话了,“刚刚听英雄说你是瑾生公司的人?”

????“我啊,就是个闲人,说是神马顾问,其实吃闲饭不管闲事,就是混一份薪水而已。”

????“哦……对了英雄,帮着去开一瓶路易十六吧,一会还有午夜剧场,不喝点酒看的没味道,消费记我帐上好了。”高玉美是要把华英雄支开,华英雄果断的点点头,“好,我去!”

????按说他们都是这里的股东,什么水酒都是免费供应的,但在过年之后结了一笔帐,发现亏的比较厉害,就制定了新的规则,但凡是一流档次的名酒,每次聚会都限额供应多少,另外多要的就要付钱了”这样的话大家心里才少一些猜忌,有些帐目必须公开公平公正。

????本整理华英雄前脚一走高玉美就身子前倾,“之前有一点误会,你别放在心上啊,我和林菲也不知道你是英雄的朋友,我俩是有点喝多了,其实我和林菲都是纯洁的女人”嗯,很纯洁。”

????她俩真是感觉不自在,眼前的小帅哥都被自己非礼了,更当他是男侍应,现在却又要坐下来正正经经的说话,尤其是林菲,瞅着唐生的目光幽幽的,就他,刚才让我给耍硬了?

????那感觉好象特别的不真实,似是雾里看花,不进呢越看就越觉得这个少年英伟俊逸了。

????她也不知怎么搞的,把身上的貉皮大衣裹的很紧,一改往日敝怀的作风,似知道羞了?

????唐生对她们的印象真的不能说好她俩比王静更坏吧?此时听高玉美这么说,他倒是觉得有趣了,怎么发生我不是侍应了,连语气也变了呢?“刚才发生什么了吗?我不记得了。”

????言罢他还转首朝林菲笑,林菲就羞臊了,不敢接他充满了调侃意味的目光扭开了头。

????高玉美听他这么说居然笑了,要说脸皮厚,她是真的比林菲厚林菲属于那种激动型的,当时头脑一热什么事也能做出来,可过后又会心虚,唐生要是个没背景的小侍应,她还真敢拿住他,可现在知道唐生是华英雄的朋友了,她就有点忐忑了,因为有些人不会任你玩。

????“瑾生公司和唐煜的江煜集团好象关系不错?外间传闻瑾生的背后有唐煜的影子,那个新冒出来的梅妁梅总,倒是个漂亮的花瓶,小唐,你和唐煜有关系呢还是被梅妁养着?”

????高玉美话里挟枪带棒的还在鄙视唐生,是故意的,是看他年轻想故意刺激他说出真相。

????不过她选错了对象,唐生的心理年龄比她们要老的多,“关系呢,都有一点吧,是不是被梅总养着我自己也不清楚,高姐你想问什么直接点,不用拐弯儿抹角的,我是直爽人。”

????“哦,那行,我就直接了当点,一会儿咱们去开房间吧,我和林菲,你想上谁都行。”

????噗,唐生瞪大眼了,尼玛的,真够直接的啊,“呃,我想问问,这算什么?友谊交流?”

????林菲有点坐不住了,“玉美姐,我有点头晕,先回房里去啦!”她突然感觉太尴尬了。

????高玉美继续道:“友谊交流也说的过去,谁让我和林菲发现你是喀秋莎呢?E夜情吧。”

????如果说成是"yi ye qing",唐生也倒能接受,也不能否认高林是两个美女,主要是她们有一定的背景,唐生在心里琢磨着她们的用处,男女关系一但推进到床上去,以后说话又或办事就简单了,有一层距离会消失,可以说那种关系是衡量友谊的标尺,床都能上,别的算什么?

????其实唐生在厕所就给林菲撸出火儿了,也被她强势的姿态激怒,能清晰感觉到她对世俗怀着一股恨,她还说过玩过之后会踹了自己的话,没踹之前自己就是她的禁脔,很牛气啊!

????“哦,E夜情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想和你谈点正事,比如公司之间的合作,有兴趣吗?”

????“当然,你能做主的话谈任何合作都没有问题”高玉美十分爽快,其实她心里不认为唐生能做了主,眼下瑾生在对江齿集团进行着购股,它未必会分心和自己合作,也实在想不到和自己能合作什么?唐生这么说,她认为小屁孩儿在装高深,想叫自己高看他一眼罢了。

????其实唐生想的是高玉美手里的那个运输队,因为江齿集团也有运输队,并在往全国各地的合作伙伴那里运送产品,近两年内江齿业务缩水,运输队的车都一批批淘汰,或坏的坏,破的破,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中,有一些零敲碎打的运输任务也是在外面租车雇车去完成了。

????唐生的想法是利于高玉美的人脉关系和运输队,也可以让她以此入股,这样的话不需要新的投资预算了,现成的车队不就有了?另外铁路运输她都有门路,这个女人本身就是资源。

????好吧,我搞的不是女人,而是资源,即便你可能是个烂货,但对付你这样u思。嗯的女人最直接最有力的方法就是一炮轰倒,人滥不在身上,是在心里,当一个女人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把人尽可夫当成享受的时候,那不是身滥了,而是从内心里向外散发腐臭味。

????等华英雄回来的时候,发现唐生和高林不在了,呃,他们去了哪里?准备问问人时,那边的史义昌闹出笑话了,被有夫之妇王蓉看到了高高撑隆的裤裆,她是王斌的姐姐,政法委高书记的女儿,她老公姜小川也是公子之一,他们是圈圈里公子和小姐们唯一结合的一对。

????场面很乱,怎么乱起来的华英雄没搞清楚,等他过来的时候,史义昌已经被王蓉挠了两把了,破口大骂他是禽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能搭起帐蓬,还望着王蓉流露出某种渴望。

????王蓉的丈夫姜小川和弟弟王斌,三个人一起把史义昌给放倒了,“让你丫的耍流氓?”

????史义昌给害的这么惨,连他知道都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知道下面的东西太兴奋了。

????始作恿者高玉美这刻正领着唐生进了俱乐部属于她们的房间,确切的说是在林菲房间。

????真正把唐生拐进这里时,无论是高玉美又或是林菲,胆子都大了起来,她们又没少喝酒,借着酒劲儿就和唐生纠缠到床上去了,她们如同两头饿了多年的母狼,撕扯着唐生的衣裳,亲嘴抚摸,"jiao chuan""shen yin",彻底沦进了疯狂,重生后的唐生还没有这么疯狂过,今儿开戒了。

????三个人接触之初就定位的是E夜情,所以前没什么好矜持的,实际上高林二女一直花在嘴上,没有过一回实际行动,今儿遭遇了喀秋莎,她们压抑已久的**也彻底暴发了。

????林菲和唐生互咬深吻时,唐生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吻技笨拙无比,不能吧?身子俯在下面的高玉美居然在啃蕉,牙齿刮得的他想叫出来,卧槽,这是神马技术?你会不会啃啊?

????头一回啃当然谈不上技巧了,都是在v碟子里面有样学样罢了,哪来的技术含量?

????“哎呀,玉美,我我坐不进去”跪骑在唐生身上的林菲快哭了,喀秋莎太变态了。

????“你多抹点唾沫啊?来,我帮你弄吧!”高玉美俯下头用自己的唇舌去润滑喀秋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