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4章 年 京城轶事(6)【求月票】-极品太子爷 亚博app是不是假的,亚博滚球,www.yabo206.com

极品太子爷

第0274章 年 京城轶事(6)【求月票】

第0274章 年 京城轶事(6)【求月票】2017-11-15 16:10:26Ctrl+D 收藏本站

????京某医院,高小山和丁三用电话联系了之后,就直奔绿色通道的急诊那边了,丁三还在手机里叫嚣,显然是真的把人又打了,他还没上了楼呢,姐姐的电话追过来差距他在哪。

????高小山说到医院了,丁三在绿色通道急诊这边把关永丰又给打了,看来这事是闹大了。

????等他到了病房那里时,早围了一堆人了,能清晰的听到丁三的叫嚣声音,“,你关永丰拽什么?把酒泼了别人一身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还骂骂咧咧的,你想欺负谁?你能数负了谁?今儿我丁海军就是揍了你啦,你把怎么着吧?我知道你老妈是高检的,你姑姑是高院的,那又怎么样?动我一根汗毛试试?也许你以前真有这个资本,现在你还算个什么东西?”

????关家的五个女眷真气的够呛,关瑾瑜都忍无可忍了,“报警吧,京都之地还有王法的。”

????关关和关永娟都吓怔了,丁海军?大名鼎鼎啊,丁家的三公子,横行京城的公子哥。

????李庆淑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可她也没那么大权力去假公济私的处理这种事,这刻她气的脸都是白的,守护在病床前,不叫丁三几个人再靠近,“丁海军,你欺人太甚了。”

????“嘿,谈不上吧?你儿子关永丰先拿酒泼我,你们以为我想理他吗?他现在没有和我叫板儿的资格了,真的,不是我小瞧他”今儿这个事,不给我个说法,你们关家也别想好过。”

????关瑾诱冷冷的哼了一声,“丁海军,你别倚仗着家势把事做绝了,在这里,谁的手也遮不了天,就今天这个事,是你应该给关家一个说法才对”关家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

????她一边说话一边把妹妹关瑾瑜要拔的报警电话摁了下去,那意思是不让她报警,在这个关口上,任何的小事件都可能再酿出更大的风暴,家里现在等着上面给老爷子的定论,等这个结果出来,无论形势好与坏”一切都会明朗”老爷子的葬礼一但上了规格,没人敢这样欺负关家的,葬礼没什么规格,咱们就认命吧,报警有用吗?丁家多大的背景?徒惹烦恼。

????丁海军不屑的瞅了一眼关瑾诱,嘁声道:“关厅长,我知道你是有名的铁腕法官,但就从法律角度上讲”今儿的事我只是在维护我甚至我丁家的尊严,打官司,可以啊,你以为会我怕吗?丁家也有懂法的人,不光是你这个关家的寡妇女人懂”你吓唬我啊?真扯蛋哦!”

????丁三也够嚣张的,揭人家的短,骂人家是寡妇,人家只是离异,又没死了老公,这句有点歹毒了,也就是因为这一句,把关瑾诱身侧的关关给惹翻了,她知道这句话对母亲的伤害有多大”蓦地里,她发出一声尖叫,“你这个人渣,你怎么不去死呀,你妈才是寡妇呢。

????关关是很少发飙的,可一但发了飙一般人也拉不住,谁也不曾想到她会失控,就在众人都傻眼之际,关关早扑了上去,动作是够麻利的,手也伸的快,直接就挠到了丁三脸上去。

????“啊””丁三真没防住,本能反应下,一脚就踹出去,正踢在了关关的左大腿上,关关也不会什么武术啥的,给他一脚踹中,哀叫一声,撞到了后面的床邦子上去,场面混乱了。

????“关家的小泼妇,操你老M的,你们楞碰上干啥,上啊,出了天大的事我顶着呢。”

????丁三给这一把挠的火冒三丈了,脸上疼的要命,三四道血痕子,这简直就是毁容啊。

????和他一起来的三个也都是有身世背景的小公子们,平时就众星捧月一样跟着丁三一起,有什么事的话,他们也是跟丁三一条心的,圈圈里也都知道这们这帮子公子,此时丁三给挠了,他们也是唯恐天下不乱,就真的准备动手了,可多少有点犹豫,必竟对责全是女人啊。

????“嗳,都都都住手,干么呢?”高小山拔开外围的人群挤进了病房来,一见他们居然要打手,忙出声喝止了,又见有个觏的一塌糊涂的少女正给两个美妇扶着站起来,心说糟了。

????关关手捂着大腿,真给踹疼了,粉泪都溢出来,“人渣,死人渣,你还算个男人吗?”

????关瑾诱和关瑾瑜都所气的秀面铁青了,对方居然动手把女眷也打,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突然挤进来的高小山倒是意外,几个要动手的小公子一看是他,“……卜山哥,你来的正好。”

????“好什么好?都给我滚出去,瞎参和什么?”高小山开口就骂,平时有些事还真闹不大,可让这帮小子一轰而上就问题大了,所以有时他看见这些人心里来气,可丁三就爱领他们。

????“你什么意思啊?你不看我都给人家挠的破相了?刚才揍姓关的时你不也动手了?”

????高小山,老高家那个楞头青,原来揍关永丰的还有他,李庆淑和关氏姐妹心下更沉重了,他们知道高小山的爷爷是现任军委副乓头之一的高家老头,最主要的是高家老头和老唐家走的极近,而老关家和老唐家那位可以说在政治上对立的,不由得关家人不感到压力倍增。

????几个给高小山喝斥的小公子都不敢动手了,见他眼瞪的牛大,汗,滚出去就滚出去呗。

????然而高小山随后的表现更叫人跌眼球,就听他朝丁三道:“丁三,刚才我走动手了,年轻人难免冲动不是?不过我现在是来给人家关永丰道歉的,你要怎么折腾是你的事,关家现在这个样子,我小高也不能落井下石啊,你就说你吧,和一堆女人也一般见识?服你了。”

????他这话让丁三就暂时怔住了”这小子吃错药了怎么着?关永丰的头不是你先打破的吗?

????关家几个女人也都楞住了,高小山却朝李庆淑关氏姐们干笑道:“那个李姨,关姑姑,我我是诚心来给永丰道歉的,其实也不算什么事,就是他喝多了,撞了一下把酒洒我们身上了,我也是喝多了,当时火气比较旺”就就动手了,我现在是来道歉的,我鞠躬!”

????这个楞着青还是蛮可爱的,真的朝李庆淑鞠躬呢,然后朝病床上的关永丰道:“永丰兄弟,今儿真是对不起了,咱哥俩都喝了酒”都头懵了”这点小磨擦你多担待,医疗费我出。”

????“我说你m的是不是吃错药了?打人的时候就属你最猛,现在道歉也是就属你贱了。”滚你m的蛋,老子做错了有勇气认错,怎么了?我说了,你要闹你就继续,好吧?”

????丁海军瞪着眼道:“废话,老子肯定闹定了看见了吧?这都破相了,我非整坏了关家这个小泼妇不可,不信咱们走着瞧,挠我的脸,破我的相姓关的贱女人,你给我等着。”

????高小山也知道丁海军的臭脾气,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那种,懒得劝他了。

????主要是高小山的态度让关家这几个女人都有些不适应了,难道真是这小子良心发现觉得欺负关家是,落井下石,不地道的勾当?这似乎在传达一个信息,她们想着脸就全白了。

????你说吧,都不屑的欺负你了还会有什么好结果?八成是他爷爷说是什么让他听到了?高家老头子是目前军方最有力的代表性和威慑性人物,他那里传出来的消息哪错的了?

????瑾诱关瑾瑜此时心下的那种悲伤,远远胜过了父亲的去逝给她们的打击,老人家奋斗了一生最后落这么个下场?天呐,简直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又如何接受?

????高小山可不知道他的一句无心之语,在这一刻给关家几个女人造成了多大的悲痛。

????万念俱灰,心如死灰,都不足形容这一刻的那种感受,不这绝不是真的,绝对不是。

????即便打死她们也不相信,可她们的眼泪还是滑落了,一瞬间她们感觉生命都没意义了。

????就在这时,病房门口传来了唐生的声音,“来来,让一下,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

????二世祖终于出现了,他只带着高玉美和林菲这两个女人出现了,关关的泪顿时决堤狂泄,看到唐生时,她再也无法忍受身心所承受的那种巨大委屈,“唐生,那个家伙打我,呜!”

????挤进来的唐生已经看到关关苍白的脸和左腿裤子是好大一个脚印,分明给人踹了,她凄楚的神情告诉唐生受了多大的委屈,她指着丁三的手在颤抖,她盯着丁三的眼神仇恨刻骨。

????唐生最不能触动的逆鳞就是心目中的女人,关关和他的关系突飞猛进,他当她是最私密的小宝贝,和她发生的一切接触都饱含着自己对她浓浓的关爱和感情,绝对不是什么可怜。

????这一刻被关关一句话挑起的愤怒之火又在迅速的吞噬着二世祖的理智,他的暴发也在一瞬间,“去你抬手,一拳头就横扫到了丁三的鼻脸上去,好象有骨折声传出。

????试想唐生的一拳能小看吗?他已经尽量克制了,他怕自己一拳把这个家伙砸死,但还是很轻松的搞裂了人家的鼻粱骨,拳到脚一抬,更把惨叫中的丁三踹的摔出两三米去处。

????对唐生来说,揍个人太轻松了,他现在的体质比一般正常人强太多了,他只用了很微小的力量就把一个体重名公斤以上的壮男人摆平了,高小山吓了一跳,忙上来拦住了唐生。

????“小唐,小唐,别别打了,这事就就这么算了吧?我替丁三求个情,他是我兄弟。”

????“你兄弟怎么了?闪开!”唐生是真的怒了,伸臂一拔,就把比他壮硕的高小山拔拉到一边去了,站都站不稳,高小山大吃了一惊,呀,好小子,这得多大的劲儿啊?厉害啊。

????关家几个人都傻眼了,包括和唐生十分熟悉的关瑾瑜,天呐,你怎么就随便动手了,你可闯了天大祸啊,你知道你打了谁啊?关瑾瑜真吓坏了,抢步上来就拦住了还要上前揍人的唐生,也不顾忌什么就揪住了他的手臂,小声的道:“唐生,你快住手,他,有背景的。”

????“他算个蛋吗?没事,小姨,你让开,我再踹他两脚,谁给了他胆子让他动关英的?”

????高玉美这时也上来了,在另一边拉住了唐生,“唐生,消消气好不?别把事给弄大了。”

????“去去去,用不着你管!”唐生怒发冲冠,两个女人根本拉不住他的,给他拖着走。

????关瑾诱和李庆淑搞不清状况,她们更不认识这少年,可关关好象和他熟,他是谁啊?这么火暴,进来就把丁海军给放倒了,难道是关关男朋友?不然关关能哭着向他告状啊?

????但眼下这光景还真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关瑾瑜急眼了,朝关关道:“音音,拉他啊?”

????关关也想起了关家目前的处境,对方分明是不好惹,现在唐生又冲动的揍了人,只怕还要把他给连累了,天呐,我刚才说什么了?这时候她才真正的怕了,忙上来抱住唐生的腰。

????“算算了,唐生,我我们家都这样了,所以才会给人家欺负,你走吧,别牵累你。”

????“走?走个球!”给揣翻的丁三冒着鼻血还叫呢,他也是恶向胆边生了,“,你们等个毛啊?给我二叔打电话,我不整死这个小子我不姓丁了。”他朝挤来的几个小公子喊起来。

????唐生那个火儿又上来了,拖着左右后三个女人硬往上挪了两步,抬脚就踹地上的丁三,丁三鬼叫起来,事实上他已给踹的爬不起来了,,“你也整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等你。”

????三个人揪都不揪不住啊,关关心里越发虚的厉害,又气唐生这个毛驴脾气,攥着粉拳就捶的背,“你快住手啊,坏蛋,别打了行不行?我求求你了。”三女合力把唐生拖开三四步。

????几个小公子有的拔了电话,有的准备上来和唐生纠缠似的,却给高小山伸手拉住了。

????其中一个小公子拔通了电话,“是丁二叔吗?嗯,我是小良子,三哥给打坏了,在……”

????他这边汇报情况时,关瑾瑜也压低声道:“这回完了,丁家老二是京城公安局长。”她一边说一边用力捏唐生胳膊,眼看唐生一会给带走肯定好不了,自己怎么和唐天则交代?

????唐生却不屑的撇撇嘴,也掏出手机拔了电话,“四叔啊,我在某医院急诊,出了点小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