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9章 年 京城轶事(11)【第2更】-极品太子爷 亚博app是不是假的,亚博滚球,www.yabo206.com

极品太子爷

第0279章 年 京城轶事(11)【第2更】

第0279章 年 京城轶事(11)【第2更】2017-11-15 16:10:33Ctrl+D 收藏本站

????第0279章年京城轶事(第2更】

????大酒店中,走出了一男一女,男的颇为英伟,女的有几分妖娆,下台阶时就看见了这边的事,那男的亲眼瞅见了唐生在踹他的车,顿时就火冒八丈了,“尼玛的,你找死呢吧?”

????“五哥,五哥…”一个家伙迎了上去,把喝的有点度数的青年五哥拦住了,低低在他耳畔说了几句,五哥顿时脸一变,“难道会是高小山?”他有点投鼠忌器了,高小山,惹不起。

????唐生回过了头,目光有点冷森的迎了上去,“你,说谁呢?来来来,下来,单挑吗?”

????几个家伙都楞神了,军五哥也阴沉了脸,没见过这个小子呀,他是谁?哪冒出来的?

????如果真是高小山要过来,这事要麻烦,高家那个货是个楞头青,指不准还要把事弄大。

????想到这里,军五哥不往下走了,当即就掏出手机拔了号码,“是我,三哥,军五,嗯,有点麻烦,在某大酒店门前和高小山的朋友起了点小误会,你过来一趟吧,你和高小山熟。”

????“我过不去,医院躺着呢,鼻梁骨碰断了,昨天的事,也和高小山一起惹的,那家伙不地道,知道对方的底子,临时下软蛋了,给关家的那个小子还道了歉,我不想和他说话。”

????“那那行吧,三哥,我找别人。”军五哥心里更是一慌,又拔了陈二哥的电话,“二哥啊,我是军五,这不是在某大酒店这里和高小山的朋友弄出点小误会,你帮着说个话吧?我哪行啊?高小山楞乎乎的,指不准过来把我老子的奥迪砸的更烂,现在我都没法交代了。”

????他声音不高,似怕给唐生他们听到了,可唐生压根没把他放心上,这时正和宁欣在胖子身边,他拍了拍胖子的肩头,“没什么事吧?这年头做人要规矩些,不要咋咋唬唬的,有些人呐,你真的得罪不起人家,要脚踏实地嘛,钱这个玩意儿不是万能的,一定要学会低调。”

????那拔同学早都围了过来,这时候聆听唐生的教晦,一个个满面的羞惭,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被他们集体鄙视的穷小子,会是这样一个牛B哄哄的人物。

????“唐唐哥,谢谢你啊,刚刚在饭桌上我我们在太太礼了,今儿真算见识了。”

????唐生就爱拍别人的肩头,伸手又拍了拍他,“没什么,你们都是宁欣的同学,都是我的大哥哥大姐姐嘛,我这个人呢,低调惯了,出门爱坐个出租车,有些平凡的东西很叫人有体会的,什么钱不钱的,势不势的,没必要摆出来和人家炫耀的,京城卧虎藏龙,咱们没资本就要学会做人,别人煽一个耳光,咱们说打的好呀,好舒服啊,我生的贱,就是让哥哥你煽的,来这边再煽一个吧,给哥哥你煽,那是我三生的荣幸,你看,这么一说他就不想理你了。”

????噗噗,周围的人就笑哧了声儿,宁欣轻轻的捏小情郎的胳膊,小坏蛋,你还没耍够呢?

????唐生的声音不低,故意让那边的军五哥一伙人听见呢,他阴沉碰上脸没说话,倒是他身边的那个妖娆女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娇哼了一小声,大该是跟了五哥这么久,没受过这种压迫吧,心里怎么都气不顺,不由自主就哼出来了,但唐生扫过目光时,她又把脸赶紧转开了。

????唐生又道:“还有啊,女人们尤其要本份,越发不能咋咋唬唬的,这一点啊,你们几位大姐大嫂的都要向宁欣学习,她这样的才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神马叫贤淑良德?就是欣姐这样的,有一种气质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修养与内涵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流溢出来的,这玩意儿不由人,不是你穿一身夏奈尔或喷点纪梵希香水就会有那种味道的,有些人那种俗气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你就是剥了皮给他换一层还就那么俗,唉,不说了,倒胃口哦。”

????这边大家都明白唐生在说谁了,那边军五哥脸更黑了,身边的寻附上妖俗女人脖子都红了,就恨不能钻到砖头缝里去,可五哥都惹不起人家,自己撒娇怕也是没用的,忍了吧。

????高小山过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到了大酒店门前一看见唐生就先笑了,他还是比较低调的,坐的车是地方牌子,也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跳下车时瞅了一眼迎下的台阶的军老五,却没理他,先朝唐生那边走过去,唐生则和宁欣迎了下来,“小山哥你过来了啊”

????“有点堵车,要不是能早过来十分钟呢,怎么回事啊?生哥儿,”他改称呼了,不敢再叫小唐了,这是昨天姐姐告诉他的,生哥儿是一种尊称,称呼年龄小的,后面加‘儿’音。

????唐生大略说了一下情况,最后道:“我懒得和他生气,叫老爷子知道少不了挨训,让那个货把我朋友的宝马车赔了,该看伤的看伤,该赔钱的赔钱,你看着整吧,我和欣姐逛街去。”他说着又扭回头朝胖子等人道:“尊仕就不去了,我和宁欣压马路去,逛逛冬日盛雪的京都,这里的事让小山哥处理好了,有了结果小山哥你回我个电话就OK了,欣姐,咱们走吧。”

????就这样,二世祖让宁大警花挎着臂弯扬长而去了,留下一堆眼珠子怒凸的男男女女们。

????话说高小山,京城太出名的公子爷,胖子等人就差顶礼膜拜了,绝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牛叉人物,在唐生的面前也只有点头哈腰应诺连连的份儿,这一幕看的背脊都冒寒气。

????这时军五哥才过来,他也认识高小山的,“小山哥,真的不好意思,有什么损失都算我的,晚上我摆酒,在尊仕请刚才那位公子坐坐,小山哥要是看得起我,千万给我这个面子。”

????高小山剽是剽,其实他是个大滑头,一伸手拍了军老五的肩头,“兄弟呐,我只能说你运气不大好,就这位,昨天刚把丁老三的鼻梁骨弄断,昨天在某军医院倒是折腾了一场,丁家老手]机看W最快*2吆喝来一堆特警,可是结果却让卫戌警戒营请了出去,最后也没吭什么声儿,你说你啊,还真是命好,哪也没伤着,哥得恭喜你呀,请客你是肯定的,他给不给面子两说哦。”

????军老五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着?就这位,昨天刚把丁老三鼻梁骨搞断?他龇牙了,发现背心也给汗浸湿了,干笑道:“小山哥,我求你,怎么说也给我这个面子吧,晚上我赔罪。”

????“再说吧,这边的事善后好了,别和市井老百姓们窜咋唬,咱们这些人不是还有个身份吗?你身边这几个小子我清楚,都***爱狗仗人势的欺负人,好多事就坏在他们手里了。”

????几个军老五的跟班小公子听到高小山的话,蛋根都抽搐,可硬是半个屁不敢放出来。

????“我明白,小山哥,这个毛病一定让他们改,你倒是跟兄弟通通气,那位到底是……”

????“他姓唐,别的还用我说什么呀?就这样吧,晚些时候咱们电话联系,我也有点事要办。”

????送走了高小山,军老五深吸了一口气,打发人去和那边的胖子谈判了,给个价,两清。

????这时,唐生早和宁欣走出不知多远了,混在都市的行人群中,他们宛如一对恋人,挎着手臂,宁欣把头微微歪在他肩膀上,前些时这个动作摆不了,现在唐生长高了,勉强能了。

????“你个小坏蛋呀,不耍人是不是心里面难受啊?我快给你笑死了,装装装,一天就装。”

????“我说欣儿,我不装不行啊,以后更得狠狠的装,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主要是你们啊,可不敢仗着我欺负老百姓,那样的话可苦了好多人的,我家规森严,要剥掉裤子打屁股的。”

????“呸,”宁欣嗔啐他,“狗牙里吐不出象牙,难道我的骨子里还在渗透着那股俗气啊?”

????“那倒不是,欣儿骨子里渗出来的是让我神魂颠倒的仙气,我想碰上就肿了,开房去?”

????宁欣纵是和他亲蜜无间了,也受不了这个坏蛋这么直白的**,“坏蛋,含蓄点好不?”

????“介个你就不懂了,面对深蓝色警察制服的美女,一定要最粗鲁的**才能达到制服诱惑的最高境界,也才能激发出最原始的欲动,听着,欣儿,这样说,让我亲你的屁股吧。”

????宁欣粉拳飞了,也笑喷了,“捶死你这个坏东西啊,怎么敢在大街上这样调戏人家?”

????唐生的手从兜里抽出来,停下步揽住了宁欣的腰肢,“快答应吧,宁欣,不然端庄秀气的警花会被她的爱人在大街上揉搓"qiao tun",众目睽睽呀,欣儿,会羞死的,赶紧答应我吧。”

????“没这么欺负人的,”宁欣气苦了,却也感觉到他的手正在下滑,“大少爷,饶了我吧?”

????“昨天在关关家睡的,没机会那个啥,你知道的,超过24个小时,我可能进医院哦。”

????宁欣崩溃了,手稍微用力掐他胳膊,其实她的体质也特殊,要不是修习太极绵劲有功法巧妙的压制着,她也扛不过72个小时,“这辈子注定被你这个小坏蛋欺负了,不甘心呢。”

????…左右两个人溜进了某宾馆的豪华房间,一起在浴室洗澡时拉开战幕,半个小时后转移到了沙发上,二世祖把宁大警花倒提过来,头在下,臀举天,“欣儿,摆个一字形高难度的姿式剌激一下我。”宁欣拗不过他,双腿平展,以雁落平沙式的倒展开,成了个‘T’形。

????我们的生哥儿热血沸腾,嗷嗷叫着俯首下去,张大嘴去裹哄宁欣的……同时腰身一沉,把自己的肿物贯入了宁欣"shen yin"着的丰润唇瓣儿……外面灰色的天空雾朦朦的,套房中的战斗却进行的如火如荼,帝王内经中的秘式被唐生改的一塌糊涂,用了招三浅提七深抽把宁欣差点弄没了气,灵魂飘飘然上了云霄,一双纤荑揉皱了条纹床单,两行银齿咬湿了洁白软枕

????手机铃声袭扰时他们麈战犹酣,宁欣娇躯退低以檀口裹哄爱郎,唐生舒心的拿起手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