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7章 新的碰撞(5)【第1更】-极品太子爷 亚博app是不是假的,亚博滚球,www.yabo206.com

极品太子爷

第0317章 新的碰撞(5)【第1更】

第0317章 新的碰撞(5)【第1更】2017-11-15 16:11:19Ctrl+D 收藏本站

????恶人终须恶人磨,碰上了唐生也算秦海乓这几个嚣张惯了的家伙们倒霉,撞铁板上了。

????听到外面乱嘈嘈的惨哼尖叫,秦光远和王湘都出来了,他们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刚刚还是健康宝宝的四个秦家子弟这一阵儿全趴在了地上,两个胳膊扭曲了,两个tuǐ异形了。

????陈姐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好象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她来说是这样的。

????“唐生,你太放肆了,你眼里还有王法吗?,秦光远怒不可赦的朝唐生喷出了这句话。

????“嘿,比起你秦大市长叉着腰在这唆使子弟们揍医生还强得远啊,你眼里有王法吗?,唐生犀利的反驳,让秦光远气的脸都白了,嘴chún一个劲儿的颤抖,王湘拉了一把丈夫,狠狠盯了一眼唐生,“和个小屁孩子动什么肝火?让**局的人来料理吧,他爸是谁也不行。,王湘那意思好象是告诉了唐生,你爸是唐天则又怎么样,这里是南丰,不是江陵,你揍了人,自有**局的人来找你的麻烦,倒要看看你还能得意几分钟?她才不信收拾不了唐生。

????“怎么**局是你家开的啊?只收拾别人不收拾你们家人啊?你可真够牛气的哟。,秦光远也是火儿了,当即掏出手机,给市局局长马再兴打手机,“我,秦光远,你亲自来一趟一医院,现在市里面这治安隐患很成问题,我都不知道你们**局是怎么整顿的?,唐生听罢在一旁故意大声道:“是啊,马局长,有些家伙一定要整治,比如秦家那些张牙舞爪的子弟,打着某人的旗号横行不法,市井中老百姓都在骂他们是挂着执照的大流氓。,半夜三更医院里看这场热闹的医生和护士少说有二三十人了,不光是这层楼的,上面的,下面的全来了,动静这么大人家不来瞅瞅才怪呢,没想到是看见了秦大市长的亲戚在逞凶。

????而突然冒出来的少年和一个美女把一干秦家子弟统统放翻,这少年叫什么唐生,谁啊?

????只有柳小茹和周钧飞心里有数,他们万万也想不到唐生和他一起的美女一出手就把秦家四个子弟给打成了残废,两个折了胳膊的,两个给踹断了tuǐ了,那个秀气的美女太凶悍了。

????其实陈姐不算凶悍,枪还没掏出来呢,对付这种狗屎玩意儿要也用枪的话太侮辱它了。

????现在秦家人都不知道站在眼前这个女煞神就是把秦海洋的保时捷撞飞的那一位,也不知道她就是在现场开枪放倒三个歹徒并震慑了群贼的女英雄,那个拥有特殊身份的女英雄。

????事实上秦家人自出了那个事也没去过**局,即便有谁去过,也没机会见到陈姐的。

????话说南丰市**局长马再兴,他可不是秦系干部,严格的说算以前唐天则唐系的干部,为什么在唐天则走了近一年时间中马再兴还没挪位呢?这里面是有道道儿的,唐天则曾是南丰市权势赫赫的第三把手,当时秦光远是第四把手,而与唐天则有联系的中层处级干部太多。

????这个很正常,唐天则当时主抓党建组织人事工作,人事大权大握,不和他联系行吗?

????市里面副厅级以下干部,见了唐天则都谦恭的很,加上他为人处事雍容有度,平易又近人,获得了大部分干部一致的赞扬,官声正直,官誉清明,虽然他现在走了,但有些东西没有改变,受人点水之恩,当思涌泉之报,昔日唐系干部们蛰伏着,他们在等待一个机会。

????秦光远早就想把唐系干部之一马再兴撸到别处去了,可是一直做不到,必竟他是南丰的二把手,上面还有市委书记,另外,市委班子里和唐天则有联系的常委不止一人,他三次提出要调离市局长马再兴,可就是市政丵府的意见都统一不了,市委书记那边就更不用说了。

????对市委书记来说,留下唐系干部继续担当要职并拉拢,是制衡秦市长的最妙方法之一。

????出于种种原因,秦光远在一年时间中都未能把马再兴这个局长挪出**局,他纠结了。

????实际上不光是在市里,在省政法委也有对马再兴强力支持的声音,那应该是亲唐系的,可见唐天则在江中省级层面也是具有一些影响力的,别的不敢说,护住马再兴看来没问题。

????老马的确是靠在唐天则这边的干部,算的上是在南丰市支持唐天则有中坚之一,他本人也是南丰市凹年三月当选的副市长之一,兼**局局长,一直以来,他就与秦市长不和。

????在电话,听到秦光远怒冲冲的说话,马再兴本能的起了很大的反感,秦光远你气晕头了吧?你这么没水平吗?谁把你剌jī成这样了?哦,对对对,听说你儿子在车祸中受了重创。

????半夜两半点左右,马大局长赶到市一医院时,接到报警的,旧民垩警也早就到了,场面好象是控制住了,四个肢垩体受了重创的秦家子弟和柳小茹周钧飞都给弄去临时治疗了,唐生和陈姐好整以暇的还在那里,车祸大案发生,省政法委的某领导都去了,马再兴也去了。

????他见过那位震慑了车祸现场且拥有特殊身份的女xìng的,可没想到她现在站在唐生身侧。

????马再兴的脑门嗡的一声,思维意识有点跟不上套了,怎怎怎么回事?小唐生和她认识?

????对唐生,马再兴是太熟悉了,当年唐秦两家孩子闹意气,没少搅到**局去,他经常充当和事佬,话说那个时候他就有整了秦家子弟的心思,可是唐天则不让他这么干,当时在南丰官层上,唐天则稳狠压着秦光远一头,那么做会给人家说闲话的,老马因而佩服唐天则。

????难怪提前赶来的110民垩警们没动作,还治安处的某副处长也没敢有动作,那女人,惹不起,秦光远脸sè铁青着,这时候见马再兴来了不由开腔道:“马局长,怎么你们不抓人?,突然,马再兴有了一股前所ω未有的信心,他自己都莫明其妙为什么会有这样一股信心,要说秦光远还是大市长,在工作上,自己还得听人家的,你让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只要不与我的利益有冲突,我基本都能接受,可你一但侵害了我的利益,我该抗争还是会抗争的。

????眼下这个事,就等干是侵害了马再兴的利益,你秦家人受伤了,你就把我抓人,问题是和秦家人起冲突的分明是唐天则的儿子啊,我能抓他吗?我怎么向对我有知遇之恩的老天则交代?当然,不抛sī谊先不论,你们两家的恩怨纠缠多年了,事事非非谁又能说的清楚?

????即便眼下唐天则不在南丰了,他与我那份情谊还在,我该尽什么义务还得尽,我也不指望这桩事偏帮了你秦家,你就会消除对我政治上的对立态度,因为我马再兴并不是蠢猪。

????一年了你秦大市长都未能把我“**局长,的头衔摘去,可见唐天则的影响还罩着我。

????马再兴当然不傻,他隐隐能感到来自市委甚至省委一些对自己支持的声音,以自己的低资历不会有这种影响,除了唐天则书记之外没别人,他走了都能罩着我,我为什么不跟着他?

????“秦市长,具体情况我还没搞没清,人都没跑,谁的问题查清在再抓也不迟,双方当事人都带回局子吧,半夜三两点了闹腾个什么?你们几个,盯着在治疗中的几个疑犯,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离开,否则就给我栲起来。”马再兴这话是让警垩察们盯紧了秦家的子弟。

????他隐隐感觉到唐秦两家的碰撞要在这次有一个结局,不为别的,就为唐生身边的那女人,拥有中警局身份的女人就站在唐生身边,这让他联想了好多可能xìng,马再兴的心里兴奋了。

????一场似乎很血腥的风bō,此时在马再兴眼里不算什么了,牵扯到了sī人的恩怨,那问题就复杂了,马再兴发现自己还没登场就给卷了进来,进来就进来吧,坚定步伐跟着唐家走。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从马大局长嘴来吐出来,午夜医院的事件就这样给轻飘飘揭了过去。

????等他们一行人扬长离开,秦光远才觉得自己tuǐ一直抖,不是吓的,是给气的,钢牙猛挫。

????次日一早,唐生精神饱满的起来先洗了把脸,然后就拔通了市局长马再兴的手机,“马伯伯,我在中环大酒店馏房间,您来一趟,介绍个朋友给您认识,有些事再办就方便了。”

????唐生活里有话,马再兴沉吟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按理说唐生还只是个高二学生,他的邀请似乎有点没份量,可是想起他身边那个中警局的女人,老马心里就忐忑了,怎么回事呢?

????等大半个小时之后马再兴出现在中环大酒店馏豪华套房垩中时,洪兆刚已经在坐了。

????话说这位新至江中省的新贵还没几个人认识他,马再兴只是觉得他有些眼熟,但看他年龄不过四十,一付精神奕奕干练非常的模样,心下又好奇了,坐下之后唐生才给他们引介。

????“洪小舅,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起的南丰市局马局长,也是副市长,和我父亲的老部下了,关系不错的,对我尤其是照顾啊,我在外面惹了事打了人,马伯伯去给人家道歉说好话。”

????洪兆刚一听是唐天则的老部下,心下也就不敢太小觑此人,因为在地方上离不开这些人的支持,他很客气欠身伸手朝马再兴示礼,“马副市长好。”马再兴也没托大,欠身还礼。

????唐生又道:“马伯伯,我这位洪小舅初来江中乍道,也没什么朋友,您算是官场上第一个朋友了,正式给您介绍一下,洪兆刚,省纪检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省政丵府纠风办主任。”

????马再兴脑头嗡嗡的直响,这一串头衔把他震的够懵,自己也听说少量纪委来了一位年轻的副书记,还兼着监察厅长和省政丵府纠风办主任,但不在同一个系统,也没怎么关注,更因为时日太短,连人家名字都没搞清楚,绝没想到这位新贵就活生生的坐在眼前,难以置信。

????呼的一下马再兴就站了起来,重新伸手向年轻精干的省纪委新贵示礼:“洪厅长好!”

????洪兆刚也客气的再次起身,双方又寒暄了一句才双双坐下来,马再兴发现自己背心处见汗了,虽与对方同为正厅级的干部(副省级市的副市长是正厅级),但真的权力差好远,人家是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的厅长纠风办的主任,放眼全省范围,而自己仅限南丰一市。

????另外说,人家多年轻?自己少说大对方十岁吧?一看就是有硬靠的角sè,听闻是京城放出来挂职的干部,深不可测啊,马再兴不由得心虚起来,再望向唐生的目光也大变了样,小唐生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物?而且看他们说话什么的都十分随便,唐家的背景难道是……

????突然想到老唐家时马再兴头皮都发麻了,怎么可能?如果是唐天则又怎么会下放江陵?

????这时候陈姐给他们端上了早茶,而洪兆刚十分客气的朝陈姐道:“麻烦你了,陈姐!”

????“洪厅长客气了,应该的!”陈姐气质从容,她见过的高官太多了,洪兆刚不算什么。

????连马再兴也朝陈姐道了一声“麻烦了,他心知人家的底子,也就不奇怪洪兆刚才她的客气态度了,可就是搞不清唐生和爸是不是老唐家的,从目前迹向来看,真的是很象啊!

????“找马伯伯来一方面是介绍洪小舅给你认识,另一方面我是想说昨天的事,秦家几个子弟欺负太甚了,马伯伯你放心大胆的彻查吧,有关于秦光远的什么材料,直接给洪小舅。”

????马再兴突然明白了,唐秦两家的碰撞,这次真的是要见胜负了,只想没想到,主持这次碰撞的不是唐天则,而是唐生,但是有洪兆刚坐在这里,耳以说唐生的主持是十分给力的。

????又谈了有近半个小时,洪兆刚就和马再兴一起离开了,唐生也没送他们,心里就在琢磨,一但事件炸开,秦家会有什么反应?那个在省委督察室当副主任的王彦敦会有什么反应?

????不过他还nèn点,不拿别人和他比,在江中,就是洪小舅现在也稳狠压着他,但是不保证他会借助省委某大员的力量,江中省委没有王系的干部?不可能,那么就要给洪小舅引援。

????引谁呢?当然是省委窦云辉窦副书记了,把这几个要素连贯通了,足以把秦光远摆平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